申博Sunbet官网

普法教育之二:薄案中一些法律问题的辨析

薄案的审理已告一段落,围绕薄案审理过程中的一些法律问题,各人出于各自的角度立场提出了一些疑问。一些问题的提出,反映出当下国人法律知识的缺失,令人深感普法在法制建设中的重要性。其实不止普通百姓,即便如薄者,人在高位,内助为专业法律从业者,不论是在为官期间,还是在庭审阶段,如果能对法律多了解一二,也不会一错再错。到底错在哪里,容在下稍后详谈。

首先要说的就是作为薄的配偶,谷是否能够作证。很多人引用配偶特免权来驳斥谷的证词的有效性。美国法律中确实有配偶特免权的条款。中国古代律法中有类似的原则,被称为'亲亲相容隐',而且涵盖的范围更为广泛。但是,四九年以后的法律废止了这一条款。去年提交人大常委审议的新刑诉法修正案草案据传又新增了'亲亲相容隐'的内容,拟规定除严重危害国家安全、社会公共利益的案件外,一般案件中近亲属有拒绝作证的权利。然而,最终出台的新刑诉法并无此条款(虽然其他条款部分体现了近亲特免权的原则,这点下文会提到)。希望有朝一日我们能够恢复中华的法律传统。然而,就现行法律而言,谷的证词是有效的。

其次,在谷没有出庭作证的情况下,谷的证词是否应该被法庭采纳。过去,国内司法系统一直有刑事案件证人出庭率极低的弊端。针对于此,新刑诉法特别就证人的作证义务做了新的修订。新刑诉法第六十条规定, 凡是知道案件情况的人,都有作证的义务。第五十九条规定,证人证言必须在法庭上经过公诉人、被害人和被告人、辩护人双方质证并且查实以后,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这里暗含了证人有出庭作证义务。第一百八十七条公诉人、当事人或者辩护人、诉讼代理人对证人证言有异议,且该证人证言对案件定罪量刑有重大影响,人民法院认为证人有必要出庭作证的,证人应当出庭作证。这一条把证人是否出庭的最终裁量权交给了审判长。根据庭审直播,薄多次要求与谷对质,被审判长告知,谷拒绝出庭。那幺谷是否有权力拒绝出庭呢?新刑诉法第一百八十八条规定:经人民法院通知,证人没有正当理由不出庭作证的,人民法院可以强制其到庭,但是被告人的配偶、父母、子女除外。这一条可以看作近亲特免权的部分保留。根据这一条,谷拒绝出庭是合法的,不影响其证词的有效性。

很多人,甚至包括一些所谓的民法专家(切以为是冒名而已),纠结于法国别墅的产权问题,认为可以据此为薄脱罪。这个问题可以分几个层析来分析。受贿罪是指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的行为。薄的情况属于后者,即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的行为。索取他人财物直接构成受贿罪。而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则必须为他人谋取利益才构成受贿罪。薄在此处犯了多次低级错误。薄在质问徐明时,把问题的焦点聚焦在自己是否知道别墅值多少钱,以及他帮徐明拿的项目是否赚钱。这其实是本末倒置。打个比方,甲是国家干部,帮乙拿了一个工程,乙送给甲一箱钱。甲没看就带回家了,路上失窃被偷了。你说甲是否受贿了?答案是明显的。受贿罪的要件是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至于拿多少,甚至你知不知道确切数目都不重要。至于徐明的项目是否赚钱,那就更无关紧要。还拿上面那个作为例子,乙拿了工程,经营不善亏掉了,这是否影响甲的受贿定性?显然不会。反倒是徐明的一连串'没有'的回答,显得更有水平。如果,他回答记不清了,也许吧,辩护人立刻就会质问,你这个记不清了,为什幺那个就记得那幺清楚?这会立即破坏他的证词的可信性。回到最初的问题,有人说,这别墅是那个法国人的,或者是姜丰的,跟谷没关系。实际上,别墅眼下属于谁对此案并不重要。还拿上面那个例子说事。甲拿了钱就是受贿。至于他是把钱立刻丢掉了,还是捐给希望工程了,还是送给亲戚朋友了,还是炒股赔光了都不重要。还有人建议到法国打个民事官司,确定别墅的产权。其实,这个官司根本就打不起来。民事案件受理的基本原则就是不诉不理。当事双方,谷认定别墅是她的,法国人有百分百股权,但认定是替人打理。他俩根本就没有纠纷,他们不去起诉,光靠多维的博主起诉,法国的民事庭根本就不会立案。商业协议可以是书面的,也可以是口头的。一般不建议采用口头协议,是因为一旦发生纠纷,口头协议很难取证。但在这里,双方都承认并遵守口头协议,口头协议就跟书面协议一样是有效的。即使在法国,也会被法庭采纳的。(说句体外话,这个法国人对谷还真是十分忠诚的,如果谷一直信任他,没有把那个动了歪念的英国人搞进来,也许......)退一万步,即使法国人不认帐,真上了法庭,胜负也殊难逆料。首先他拿不出出资证明,其次谷可以证实过去的每次产权转移都是根据她签署的指令完成的,这就是合同约定行为的证据。这可以证实他们口头协议的存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