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Sunbet官网

春秋戈:批评共产党可以,但抹黑不可以!

坦白讲,世界上任何国家和政府,在其发展过程中,都不能一边倒地只拥有歌颂之声,他们更需要不同的声音,需要各种善意的建设性的批评意见。一点杂音都没有的国家,恐怕也不会怎幺有特色,也不会比北朝鲜强多少。当然,无论是杂音还是批评的声音又要有一个限度。但中国目前是一党执政,同西方有很大的不同。当然,这个一党执政同以前毛泽东、斯大林时代也有很大的不同。不同在于,党外知识分子尤其是互联网出现后涌现的新媒体与其代表人物也大多是以善意与建设性的批评为己任的,他们不反对党。

早在改革开放初期的确有这样一种现象,即外交部每天对外咄咄逼人的“无可奉告”、“严厉警告”与“抗议”,以及更多的特殊机构与重要部门(包括情报机关与新华社等)整天在国外政界尤其是媒体上收集对中国不利的消息(大多是批评意见),而从小平开始就把“开放”当成主要工作的学习型政府,从收集的这些“批评意见”中得到了很多有益的东西,对中国改革开放一路前行,做出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中国人普遍觉悟、觉醒,对中国自己尤其是政府的批评不再需要从外媒来了解,反而外媒开始从中国互联网获得线索。过去十几年里,中国政府很多得民心的改革与措施,几乎都能在互联网上找到源头。而很多时候,这个源头只不过是来自底层的抱怨、愤怒与抗争。抱怨、愤怒与抗争通过一些关心社会的知识分子与网络大V的收集、研究与传播,无一例外地开始影响政府的政策决策。

中国需要这种真正关心国家繁荣和发展,人民安居和幸福的批评的声音,中国政府需要的是具有家国情怀的批评者,以此来弥补缺乏反对党的一党执政带来的缺陷。习近平提出了“统战”,而国家与执政者最有利的“统战”也即习近平真正想达到的“统战”,是当局认真倾听不同声音,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同社会各界尤其是党外知识分子与网络意见领袖达成共识,寻求最大的公约数。“统战”不是让他们被统一起来,发不出声音,而是鼓励、疏导他们提出更有建设性的批评意见,依法保护他们言论自由与批评的权利。

对于这样的政策和方略,不知道春秋戈老人家到底是一种什幺样的看法,您依然对60年代的中国有着诸多的怀恋,被米国收留之后感恩戴德,听您主子的话发一些不着边际的神经,还恬不知耻的发出什幺老翁写不出低水平的文字的声音,对待您这种走狗,用浅显易懂的语言都是对您最大的恩赐,还奢求些什幺呢?世人都知道走狗的下场,想必您每天的日子也不好过,如果不干点儿污蔑人的勾当就难以排解内心的恐慌和不安,倒不如见好就收,适可而止,说不定你的美国公爹还能给你个好的归宿,免得日后一着不慎满盘皆输,落得死无葬身之地!

上一篇: 下一篇: